【维勇】象牙与黄金(六)

第六章    纸牌游戏


短节目比赛前一天中午,勇利打开手机端的INS,发现奥川美奈子当天更新了一张自拍,背景正是镜浦的海滩。她戴着奥运徽标的鸭舌帽,背着鼓鼓囊囊的旅行包,卷起的各色旗帜从拉链敞口处探出头来。

下午的训练结束后,勇利、维克托与美奈子在一家咖啡厅见了面。

“克里斯果然没来吗?”美奈子有点失望。

维克托说:“他很愿意来,但关于比赛,还有点事和他的教练商量。”

美奈子笑道:“我也是随口一问,怎么好意思耽搁选手的正事。”

“如果美奈子愿意,等比赛结束我们可以聚一聚,叫上克里斯和马修,朱拉暖和他的‘Ciao-Ciao’。尤...

【维勇】象牙与黄金(五)

第五章  奥运村


维克托·尼基福洛夫是俄罗斯的瑰宝,也经常是俄国冰协管理者头疼的诱因。

四大洲赛后,雅科夫一行直接从北京飞赴韩国平昌,入住奥运村。他们错过了开幕式,抵达时冬奥会赛程已经过半,此时离花滑男单项目的比赛还剩约一周时间。这时维克托忽然告知俄罗斯代表团,他将在冬奥会上呈现一支全新的短节目。雅科夫也并不更早知情,如果不是对这位得意门生的做派有深刻了解,他可能会当场发作心脏病。

“喝口热水吧,我的唯一的、值得信赖的教练。”维克托扶着雅科夫颤抖的肩膀,“别担心,我已经说服了他们。这个节目我琢磨很久了,本来是为下赛季准备的,不过提前公开罢...

【维勇】象牙与黄金(四)

第四章  演员的自我修养(下)


四大洲赛的男单自由滑安排在赛程的第四天,从上午十一点持续到下午三点,这天没有其他项目。优胜者的表演滑和庆祝会在第五天。

赛前热身的时候,南健次郎找到勇利,语无伦次地说了一堆话,大意是勇利的短节目太棒了,自己和勇利的从差距又拉大了,人生中会遇到一些挫折,但没什么跨不过去的坎,太阳虽然光辉,月亮也有它独特的美,勇利就是勇利,不论发生什么他都会永远支持他。然后拿出一个护身符要送给他。

勇利看他忧心忡忡的模样,不由揣度自己和维克托这事在日本正经历怎样的舆论发酵。他接过护身符,挂在自己的水杯上,欠身抱了抱瘦小的男孩,“我很好。你也...

【维勇】象牙与黄金(三)

第三章   演员的自我修养(上)


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五日,四大洲赛在中国北京开幕。

赛前非正式采访时,各国资深体育记者都瞧出了不对劲,日本选手胜生勇利和他的教练维克托·尼基福洛夫表现出公式化的疏离态度。赛前的公开训练,两人也仅有适度的接触,比一般的教练和学生还少一些。

早有风声从圣彼得堡传出,说花滑皇帝对东亚青年的兴趣就像五月里一场暴雨,来时伴着隆隆的雷声,转瞬云收雨歇,皇帝想要抽身,却被一纸合同跘住。

“这是意料之中的事,”当地某知名博客评论道,“维克托·尼基福洛夫的每一段感情都难以长久维系,总在匆忙中收尾。他的...

【维勇】象牙与黄金(二)

第二章    冰冻的涅瓦河


“优秀的运动员追赶极限。他,改变极限的定义。”

作为花样滑冰史上首个担任竞技对手的教练的运动员,维克托·尼基福洛夫获得了如上评价。

“1月25日至29日在捷克尔斯特拉法举行的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上,维克托·尼基福洛夫选手以315.74分的总成绩战胜上届冠军,瑞士的克里斯多夫·贾科梅蒂……本赛季维克托·尼基福洛夫的个人最佳成绩是大奖赛决赛的320.51分,使他击败了另两位夺冠热门——同门师弟尤里·普利赛提,以及日...

【维勇】象牙与黄金(一)

*一个中篇或长篇。

*故事开始的时间是2017年底,也就是动画剧情的后一个赛季,以及之后的休赛期。

*私设:马卡钦能活很久很久,所以现在它还是个孩子。


第一章    红色信封


晚上十一点,胜生勇利洗完澡,披着棉质浴衣出来。维克托倚在床头冲他招手。这是十二月末,室内暖气充足,但与蒸汽氤氲的卧室相比,空气仍有些凉。他也很想现在就钻到被窝里去,但皮肤和头发还带着湿气。

他走到穿衣镜前,拿起吹风机,边吹边用手指拨弄头发。

维克托将平板电脑放到床头柜上,抱着双臂从背后目不转睛地看着他。...

第二年,在长谷津

*回乡省亲的故事*




上午八点半,奥川美奈子在舞蹈教室的窗边掐掉抽了一半的烟,将窗户开大使烟味散掉,用拖布简单地清洁了地面,等待第一批学生的到来。周末的街道上行人不多,路两旁樱花团团簇簇,云霞一般。这才是正常的春天的模样。

去年四月,长谷津下了一场大雪,雪片裹着樱瓣扑簌簌直落,在半日内积攒起相当的厚度。

在日本的传说中,异常的天象意味着神明降世。那一天,举世闻名的俄罗斯人突然出现在这座日渐萧条的小城,带来长达数月的忙乱和骚动。长谷津作为观光胜地被国民遗忘很久了,所幸靠温泉和假城堡还能吸引中韩等临近国家的游客,它已经忘记了该怎么应对纷至沓来的宾客。

美奈子记得,那...

© 常温避光贮存 / Powered by LOFTER